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谷歌与机器人之间的恩怨情仇,谷歌都要攻克哪些问题?

编辑/2019-04-08/ 分类:百科知识/阅读:
谷歌又要开始做 机器人 了。。。 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忍不住戏精附体,替谷歌小小地尴尬了一下。 实在是因为,谷歌的机器人项目曾经有一手好牌:“Android之父”安迪·鲁宾(Andy Rubin), 类人机器人 专家罗森博格(Jonathan Rosenberg),大名鼎鼎的有 ...

谷歌又要开始做机器人了。。。

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忍不住戏精附体,替谷歌小小地尴尬了一下。

实在是因为,谷歌的机器人项目曾经有一手好牌:“Android之父”安迪·鲁宾(Andy Rubin),类人机器人专家罗森博格(Jonathan Rosenberg),大名鼎鼎的有足机器人制造商波士顿动力(Boston Dynamics),名动一时的人形机器人Atlas……

但这些都未能阻挡谷歌机器人团队内部频繁出幺蛾子的脚步。五年时间里,项目解散重组,再解散再重组。高管相继出走,销售计划叫停,几大王牌公司各自卖身,怎一个“糊”字了得。

所以在3月份Google AI官方博客传出消息,称Google 内部集结了原机器人项目中的工程师和研究人员,开启了一个名为“Robotics at Google”的新机器人团队时,实在是让人满头雾水。

今天我们就通过一篇文章,通盘回顾一下谷歌与机器人之间的恩怨情仇,并试图回答这个问题:想要搞定机器人,谷歌都要攻克哪些问题?

初见:短暂的甜蜜时光

以Deepmind为代表的谷歌AI团队这两年大杀四方,软件算法出尽风头的同时,很少有人还会关注谷歌机器人这个“下水道”项目了。

其实,机器人项目一开始出身还是很豪华的。

2013年3月,被称为Android之父的Andy Rubin不再担任谷歌Android 部门的主管,他被指派了一项全新的工作——创立一个真正的机器人部门(Android就是机器人的意思)。

此后6个月的时间里,谷歌就收购了9个机器人公司,其中就包括当时专为军方研究机器人的Boston Dynamics波士顿动力和设计出机器人M 1的MekaRobotics公司,以及曾在DARPA机器人挑战赛中获胜的Schaft。

DeepMind也因为能够凭借强大的通用学习算法帮助机器人之间展开沟通,由Andy Rubin为谷歌收入囊中。

这轮花费上千万美元的“买买买”,让谷歌拥有了当时世界上最强的工程师和最先进的硬件技术,以兵强马壮的姿态进入了机器人领域。

Andy Rubin任职的一年间,谷歌机器人部门过得那叫一个滋润。

首先是和被收购的机器人公司关系特别好,谷歌这边不会干涉Boston Dynamics和其他几家公司原有的研发计划,通常是看看这些公司的创意,再从中汲取灵感开发自己的商业机器人。

部门内部更是毫无压力,Andy Rubin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了,这个部门就不打算在未来几年内推出任何具有实际意义的产品。

听起来简直是份神仙工作了!但是,正式组建不到一年, 谷歌机器人部门就因为Andy Rubin的离开而陷入混乱,开启了悲惨的“流浪部门”生涯。

那么, Andy Rubin究竟是为何出走呢?

一方面是他本人作风问题,对女下属进行性胁迫而被对方投诉,2014年10月,经谷歌调查确认后被劝退(这私人瓜咱们就不展开了);

更重要的原因是,Andy Rubin在内的机器人工程师们,都对公司的管理机制有着种种情绪。机器人部门原本是希望能像谷歌的抗衰老公司Calico那样独立运行,公司对他们能像Andy Rubin一样“放任不管”。但谷歌高层却这个部门进行诸多“行动上的限制”,使得员工们无法大展拳脚。

这不,Andy Rubin一走,谷歌很快就对该部门进行了改造,一边盘点收购来的公司都做了哪些机器人,一边琢磨着如何将其商业化。据说,当时谷歌就打算让波士顿动力研发一种由轮胎或者履带驱动的家居机器人,以帮助人类完成一些基础性的体力劳动。

这一轮动荡带来的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收购的合作公司都开始抵触谷歌管理层,比如Boston Dynamics波士顿动力就从此进入了长达两年的叛逆期。

波折:频繁易主的无奈

Andy Rubin走后,谷歌机器人就被高层作为内部项目一样任意揉搓。

很快聘请了著名的类人机器人专家詹姆士·库夫纳(James Kuffner)接替Andy Rubin的职位。

这位学者背景的管理者,显然是来临时顶缸的,刚刚任职不到6个月,谷歌机器人团队就进行了第二次重组。这一次的继任者比库夫纳更不适合这个职位。

谷歌指派了当时的营销高级副总裁的乔纳森·罗森博格(Jonathan Rosenberg),取代库夫纳成为机器人部门的新主管。

而他此前却在摩托罗拉工作,并专注于与施密特合著管理方面的书籍,没有任何机器人领域的相关履历。派这样一个零产业经验的人来管理一群怀抱着技术信仰的“最强大脑”工程师,这任命心得有多大啊。

由于一直无法找到合适的主管,项目之间的协作出现问题,谷歌机器人部门陷入僵局也就是必然的了。

2015年底,机器人部门又被纳入到了Alphabet的研究实验室Google X,打破了外界猜测其要独立成子公司的想法,开启了第三次重组。

在重组后的全员大会上,Google X主管Astro Teller大众宣布,如果机器人无法帮助谷歌从实际层面解决问题,员工就会另作安排,被调去做其它的工作。此后,公司高层与机器人部门之间的矛盾就伴随着压力进一步发酵。

比如波士顿动力,就在波士顿干着自己的事儿,对加州总部的命令置若罔闻。等到了2016年,双方的矛盾已经到了连表面文章都懒得做的地步。

这边谷歌CEO拉里佩奇的助手刚刚发表声明:“(波士顿动力)决不能耗费高于30% 的资源投入到一件需要10年才能成功的事情上,必须在几年内就开始取得收入来抵消开支。”

那边波士顿动力的创始人Marc Raibert就隔空回应——“只有我们在波士顿做的事才能带来终极的产品”。

谷歌的公关负责人甚至公开表示,(波士顿动力)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大多数我们(指谷歌)都不想回答。希望民众将谷歌与网络视频里的机器人划清界限,并且不要讨论和引发新一轮报道波士顿动力在谷歌的真实状况。

和波士顿动力“同呼吸共命运”的还有Meka Robotics。这个同样是从麻省理工剥离出来的创业公司,其设计生产的能提起约10磅(约合4.5千克)物体的机械臂,相关推广计划也遭到了谷歌高层的强烈反对而被终止。

由日本东京大学JSK机器人实验室剥离出来的创业公司Schaft,原本以灾害现场以及紧急救援机器人为核心业务,并曾经多次赢得美国国防部(DARPA)的机器人挑战赛。

但被并购进谷歌机器人部门之后,Schaft也仿佛进入了异次元世界,外界很少获知他们的产品研发情况。

稍有点印象的亮相,还是2016年受Andy Rubin(你没看错,就是前文那个已离职的谷歌机器人项目创始人)的邀请,参加日本新经济峰会(New Economic Summit)时展示的一款人形两足机器人,外形和电影《星际穿越》中的机器人TARS神相似。

谷歌与机器人之间的恩怨情仇,谷歌都要攻克哪些问题?

(左:Schaft两足机器人;右:电影《星际穿越》剧照)

故事发展到这里已经几乎没有什么悬念了。谷歌机器人计划的“千里之堤”,最终在2018年彻底分崩离析。

终结的过程也十分狼藉。 2017年6月,波士顿动力被卖给了软银,Schaft原本也有计划一同出售,但最终由于某些条件没能达成一致而失败。

这之后,谷歌机器人项目陷入了沉寂。直到2018年11月,谷歌母公司Alphabet宣布正式关闭Schaft,算是为这一轮在机器人项目上的努力画上了一个惨淡的句号。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电子中国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7 电子中国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