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云南三厅官落马 滇池环湖路10年烂尾陷债务连环套

编辑/2019-04-15/ 分类:智能时代/阅读:
本报记者 郝成 北京报道 近日,继春节后云南昆明政协副厅级干部罗建宾被查后,滇池度假区国投公司董事长邱洪也被查,而云南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和正兴也已被审查。其中,罗建斌与邱洪均有 仇和 主政昆明时期上马的滇池环湖路工程任职履历,这条以BT方式 ...

  本报记者 郝成 北京报道

  近日,继春节后云南昆明政协副厅级干部罗建宾被查后,滇池度假区国投公司董事长邱洪也被查,而云南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和正兴也已被审查。其中,罗建斌与邱洪均有仇和主政昆明时期上马的滇池环湖路工程任职履历,这条以BT方式建设的公路,在开工10年之后,至今仍未完工。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这条环湖路目前正陷入债务连环套之中。项目承建方华丰建设,被接连举报在破产环节中存在虚增债务的连环套路,具体到该项目,不仅有工队权益受损,连当地的富滇银行的债权,也受到影响。

  记者核实,工队长汪东华近日在上海诉讼获得受理,其要求认定华丰与其关联企业的债务调解协议无效。此外,主持华丰云南部分破产案的昆明中院,也已经接收汪东华反映虚增债务的资料。

  更多信息显示,在同期进行的沈阳、扬州等华丰建设子公司的相关破产案中,也出现了一模一样的巨额债务,其出借人、担保方、借款方、金额、调解机构、裁定法院、律师均一致,并涉及沈阳最大烂尾楼等。

  早前,汪东华指出,华丰方面与关联企业虚增债务,在破产案中稀释了包括富滇银行和他个人的工程拖欠债务。但汪东华随即被跨省抓走,办案警方来自华丰建设总部所在地宁波象山县。有信息显示,抓捕前,华丰高管曾与象山警方“同框”出现在昆明。

  滇池履历

  4月3日,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邱洪,被通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早前,昆明副厅级干部罗建宾被调查。罗曾在2009年2月至2019年1月期间,任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主任。

  4月1日,云南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和正兴,被通报接受调查。和正兴早年在纪委工作,但2016年11月至2018年2月时,其担任云南省高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正厅级)。

  本报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有证据显示,在滇池环湖路项目上,至少有一笔2000万元的打款申请,由承建方提交,但去向并非项目公司账户。该项目的承建方即为华丰建设。这一情况,发生在邱洪任职主管滇池环湖路项目期间。

  而罗建宾,则在该项目初始阶段,担任业主单位滇池管委会的主任。作为BT项目,承建方的入主和资金情况,其理应有严格把关和过程监管才对。且邱洪也被认为与罗建宾存在牵连。

  反腐之外,该项目当前最积极的举报方,则是一支工队。

  2009年,汪东华工队向总承包昆明世纪华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明华丰”)缴纳300万元保证金后,开始入场施工。但因昆明华丰资金滞后,工程时断时续。到2011年3月,因再无法筹集到资金,工队被迫彻底停工,但此时已形成近4000万元外债。

  汪东华工队随后向昆明华丰追讨工程拖欠款,但后者却人间蒸发。2017年时,滇池管委会准备拿出约2亿元资金,来解决这场长达8年的工程拖欠款问题。但昆明华丰却开始申请破产,而汪东华并未能顺利申报其债务。

  此时,汪东华发现,目前申报的总债务8.87亿元中,有6.64亿元分为三笔,所涉三家公司,分别为天津凌瑞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凌瑞”)、天津华翔安盈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华翔”)、浙江世纪华丰基础投资集团公司。

  工商资料及已有司法判决显示,上述三方关联度明显。比如:天津凌瑞的高管陈一华,同时担任中和华丰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和华丰”)的执行董事,而中和华丰系昆明华丰关联企业。此外还存在联系电话重合等情况。其他董监高重叠的情形也颇多。

  更为一致的是,这三笔债务均由违约形成(违约金为银行基准利率4倍),并于2017年9月5日同时调解两笔,同年11月2日调解另一笔。调解机构则均为上海经贸商事调解中心。调解中,三次调解双方律师均未变化。调解后,再由上海一中院作出裁定。

  大量信息重合,甚至同一天的不同主体、债务间的文件上出现了相同签名,这让汪东华一方认为是极不走心的虚增债务。汪东华据此向昆明中院反映华丰在这次破产中的债务虚增套路,但汪东华随即被以涉嫌行贿为由跨省抓走。

  不过,此后汪东华的律师梳理发现,上述套路绝非只在昆明上演,同是上述三笔债务,还出现在同期进行的沈阳、扬州等华丰建设子公司的相关破产案中,操作手法则完全一致,金额巨大,虚增部分占破产总债务的六七成,不仅逃避债务,且反手抢夺残余资产权益。也因此,汪东华方面指责相关机构、司法机关存在重大责任,未能制止华丰系企业在破产中的系统性造假。

  结合工商资料、司法裁定等公开信息显示,天津凌瑞与天津华翔也出现在沈阳华丰房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华丰”)、扬州华丰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州华丰”)破产案中,二者也是华丰建设转型做房地产的地方项目公司。

  虚增连环套初现

  被舆论称为沈阳第一烂尾项目的华丰嘉德广场,是华丰系企业转型地产开发后的首批项目,但该项目开发商沈阳华丰目前正在破产中,且案件审理地不在沈阳而是在华丰建设所在的宁波某区法院。

  扬州华丰的破产案则在扬州中院进行中。但巧的是,汪东华反映的三笔虚假债务,又如同“复印”一般出现在沈阳华丰、扬州华丰的破产案中。沈阳破产案中,除天津凌瑞、天津华翔的两笔债务合计近5亿元,另有10.26亿元债务源自华丰置业。

  从时间来看,被受理破产依次是上海华丰置业、华丰建设(在宁波)、扬州华丰、昆明华丰、沈阳华丰,但从相关的债务纠纷诉讼来看,则是沈阳最早、昆明最后。

  综合来看,上述债务形成“程序”清晰:即先通过担保等,将三方关联企业牵入,再经违约后新签还款及保证合同,使金额及主体进一步确定,由上海经贸商事调解中心调解后,相应法院对调解书进行裁定确认有效,如有必要还会附加执行裁定,最终,这些债务进入到相应企业的破产债务中。

  但文件签字一致、同一时间办理、同一司法流程确认以及主体、金额和人员等方面的高关联度,让这一切形同“复印”。此外,破绽也颇多,比如,不同笔的债务中,同一上海律师,时而为债权人代理,时而又为欠款方代理。

  在收集相关证据后,近日,汪东华代理律师在上海发起诉讼,要求确认相关调解及裁定无效,以期证明这些数额巨大的债务并不真实存在。与此同时,汪东华一方向昆明中院递交材料,申请中止昆明华丰破产案审理,并希望法院依法将华丰涉嫌伪造巨额债务的线索移交公安部门。

  早前,汪东华被抓前曾被宁波象山警方约谈。汪东华事后告诉亲友,称警方询问汪东华曾与昆明华丰相关管理人员有过经济往来的情况。2月20日,象山警方再次找汪东华到昆明一家酒店谈话,主要关于其在昆明中院的民事诉讼并且劝其撤诉,并未做笔录。相关信息显示,象山警方此行实与华丰公司管理人员共同入住在该酒店。

  而一段2019年3月13日生成的录音中,有法官劝汪东华撤案,并告诉他:“万一你被抓进去了,那这个案子怎么办呢?……甚至会把你给逮捕!……最悲哀的是什么?钱要着了,但是出来之后老婆孩子都不是自己的!”7天后,汪东华被宁波象山公安经侦控制。

  而其友人称,汪东华是在前一天抵达象山,当天与警方和相关方有过长时间谈话,其发来的微信记录显示,汪东华称谈的主要内容,仍是有人希望他答应妥协条件,放弃债务。据了解,4月3日,汪东华已被象山检方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为由批准逮捕。

  近期,浙江检察网发布了题为《象山县检察院精准办案护航民营企业发展》的新闻。此前舆论认为,在增长优先的施政惯性下,一些县级政府通过给公检法部门设定精准服务企业发展的任务,来实现地方保护。

  相关资料显示,滇池大渔片新区项目,包含74公里市政道路基础设施和配套管网建设,总投资曾被估算超200亿元。其中环湖路BT项目,则系仇和招商而来。仇和在接见世纪华丰董事局主席王祉絖时称,昆明将在6年内投资3600亿元,政府会确保诚信。

  但2015年,曾建造过杭州黄龙体育中心、宁波栎社机场的宁波建筑业大佬华丰建设,申请破产重整。目前,华丰建设已被重整为中和华丰,但其沈阳、扬州和昆明等子公司的破产程序仍在进行中。

TAG:
阅读: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电子中国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7 电子中国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